豎屏劇一年考:網紅與明星的界限,被內容打穿?-

作者:新營銷江湖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zhihuiWisdomMedia  發布日期:2019-10-27


文/王心怡
編輯/冒詩陽
10月28日,豎屏短劇《生活對我下手了2》(以下簡稱《生活2》)將在愛奇藝上線。這一次,辣目洋子將與眾男神一起,講述一個個“疼痛”的愛情故事。
就在一年之前,《生活對我下手了》(以下簡稱《生活》)豆瓣開分即獲8.4,在播期間熱度、播放量也經常位于一些榜單前列。助推之下,豎屏劇開始受到更多的關注。
豎屏劇依托豎屏模式的流行和短視頻的風靡而來。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,早已出現接近劇情短片的內容。
《生活》之后,豎屏劇變成了一個新“風口”,視頻平臺積極布局。騰訊視頻、愛奇藝紛紛開辟豎屏內容專區,愛奇藝還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劇情短視頻分賬模式;優酷也在積極制作相關劇集。
▲愛奇藝豎屏劇專區
短視頻平臺也在變“長”。抖音已經開始逐漸開放長視頻拍攝權限,知識類創作者可以發布五分鐘視頻,十五分鐘權限也在逐步開放。
平臺之外,制作公司也紛紛入局。純網生公司、傳統影視公司是其中兩支重要力量。
然而,一年之間,真正能夠引起關注的豎屏劇少之又少,且在題材、風格上仍以喜劇為主。爭議與質疑不止,探索也不止。
豎屏劇的題材開始逐漸豐富,玄幻、愛情、體育等類型開始出現;越來越多的明星開始出現在豎屏劇中,網紅也通過豎屏劇開始走上綜藝、長劇集的舞臺。
豎屏劇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嘗試著,改變著。“我沒有把豎屏劇當作一個多幺特殊的東西,它就是一種內容,一種更適合在手機上觀看的短內容”,《生活對我下手了》《導演對我下手了》的導演李亞飛在接受壹娛觀察(ID:yiyuguancha)記者采訪時說道,同時他也對豎屏劇的發展充滿信心:“經歷一段時間的積累之后,更多優秀的作品一定會出現。”
豎屏劇行業是怎樣的“江湖”?
豎屏劇的火熱,由短視頻風口帶動。據QuestMobile統計,截止今年6月,短視頻月活用戶數已達8.21億,與在線視頻的月活躍用戶規模進一步縮小。同時,短視頻月人均使用時長也在持續增長,并且遠遠超過在線視頻。
龐大的用戶規模下,是巨大的市場空間,以及用戶觀看視頻習慣的改變和逐漸成型。視頻平臺紛紛在短視頻領域發力,以豐富和完善泛娛樂領域布局。而在創作方面已經有深厚積累的劇集,自然是其中試水的領域之一。
騰訊視頻推出包括《我的男友力姐姐》《萌寵君》等短劇,以女性向為主,同時打通火鍋視頻(原yoo視頻),開通“火鍋劇專區”,實現“長短互助”;優酷在2017年宣布推出豎屏資訊之后,也在積極與各方合作,推出豎屏劇內容。
愛奇藝推出了“豎屏控專場”,《生活》《導演對我下手了》(以下簡稱《導演》)都是其中的作品,還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劇情短視頻分賬模式,為更多想要入局的公司提供機會,但是目前來看,還未有頭部分賬劇出現,具體分賬情況仍在觀望中。
▲ 《導演對我下手了》劇照
平臺的布局加上《生活對我下手了》的高熱度,讓更多公司發現了這一風口。李亞飛告訴記者,目前,入局豎屏劇行業的公司主要有兩種。
其一為純網生公司。這類公司以MCN為主,主要是做演員、網絡紅人的孵化。這其中有一些同時也在進行內容創作,在生產的內容的過程中發現這個契機,從而入場。
還有一類,是傳統的影視公司,比如華策、開心麻花,對于這類公司而言,他們希望他將這一新形式探索成一種產業模式,可以進行規模化生產。
當然,這其中也包括同時在做紅人孵化與影視內容制作的公司。用網絡思維+影視化手段做內容,這類公司兼具網生內容創作能力,以及孵化演員、明星的經驗,春風畫面就是此類之一。
但事實上,一年多的時間里,豎屏劇似乎一直處于平靜期,能產生聲量、引起熱度的作品寥寥無幾。但是,卻無法掩蓋它為行業帶來的變化和它一直的探索。
豎屏劇實現網紅與明星的“交互”
辣目洋子在《生活》上線之后開始了一份新工作:出演于正的新戲《大唐女兒行》。
▲ 《大唐女兒行》劇照
盡管已經有出演電影《胖子行動隊》《悲傷逆流成河》的經驗,但是這一次的合作,顯然為她鞏固了“演員”這一標簽。從抖音走紅的辣目洋子,一路走上了大小熒幕。
不只辣目洋子。抖音紅人嗯吶朱莉、暴走蘿莉堯洋等人出現在了《生活》《導演》的演員名單里,創意短視頻博主“熊貓兄弟伙”的童瓜和向夏出演了《導演》。
“網紅”們正在通過豎屏劇這種聯通短視頻與劇集的介質,完成轉型,延長生命力。事實上,網紅的壽命并沒有想象中的長。
在短視頻規模越發龐大、MCN造星能力越發成熟的當下,網絡紅人從走紅到徹底的銷聲匿跡,通常只需要一到兩年時間。如何延長他們的生命力,保持競爭力是必須要解決的問題。
▲導演李亞飛
對此,李亞飛告訴壹娛觀察(ID:yiyuguancha):“網紅與明星最大的差異就在于,不論網紅是如何火起來的,他的作品都不是影視劇或綜藝。但凡不是這個出來的,你都會發現它只是一個名人,而不是一個明星。”
豎屏劇以其豎屏、短視頻的呈現方式,劇集化的內容設置,以及表演需求,某種程度上可以成為網紅傍身的作品,以及轉型的跳板。
像春風畫面這樣,以創作影視內容為另一發力點,結合KOL特點,定制內容,辣目洋子趟出的路或許也是“網紅明星化”的可行之法。
“網紅明星化”之余,明星們也在“下沉”,逐漸“網絡化”,豎屏劇以其目標用戶不同于影視劇,且帶有“劇”的屬性,成了明星另一個發揮的空間,既能符合當下潮流,又能在維持自身粉絲的同時,從某種程度上也能在短視頻用戶中積累好感。
且不說《生活》邀請到了包貝爾、馬麗、沈凌等人,《生活2》中包括阿云嘎、于小彤、白客等組成的男神團已足夠驚喜。大鵬、喬杉、修睿合作的《這酒店有毒》,也出現在愛奇藝悅享大會的片單中。
▲ 《生活對我下手了2》劇照
明星們并不排斥進入短視頻領域,對此李亞飛深有體會:“在拍《導演對我下手了》時,石榴姐即使在候場時也會留在現場,想要看我們這個豎屏短劇是怎幺做的,也會跟各個工作人員聊其中的問題。”
明星與“網紅”的“壁壘”正在被打破,豎屏劇是其中的一把鑰匙。
豎屏劇是新形式,但仍是內容
不論是平臺布局短視頻領域的一環,還是公司尋求發展的新風口;不論是網紅轉型的踏板,還是明星下沉的選擇,豎屏劇仍然只是以新形式呈現的內容。
豎屏劇出現伊始,伴隨而來的是諸如“豎屏劇是段子劇”“豎屏劇不是劇”等爭論。
從目前市場上存在的豎屏劇來看,確實多以單元劇為主,每集故事基本獨立,之間基本沒有關聯,且以喜劇為主。實際上,這與豎屏+短視頻這種新形式的局限性不無關系。
豎屏的畫幅限制,注定豎屏劇每個場景的人數都不能太多,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無法入畫,因此,恢弘的大場面并不太適用于豎屏劇。同時,短視頻時長的限制,也迫使豎屏劇的故事必須快速精準,不能有更多的起承轉合、前期鋪墊。
▲ 《生活對我下手了2》劇照
這是問題,也不是問題。用李亞飛的話說:“豎屏劇與電影、電視劇等內容本質的區別,是觀眾訴求。”豎屏劇的受眾與短視頻用戶高度重合,它追求的并不是電影般的沉浸和代入感,或是電視劇的信息量增值。
對于豎屏劇來說,它適用的設備是手機,所要霸占的是用戶的碎片時間:通勤的路上、上廁所的空檔、吃飯的閑暇……因此,豎屏劇承載的內容要“快、直、爽”,簡單直接地給用戶內容、以大特寫等拍攝方式吸引觀眾注意力。
而喜劇作為接受度高、節奏輕快、內容輕松的品類,對于初探索的豎屏劇來說,自然是試水的最好選擇。事實上,經過一年多的探索,豎屏劇已經開始有了更多的嘗試和變化。
更多題材開始出現。《口紅先生》主打都市愛情風,并在其中加入玄幻元素;《松果的萬物男友》走起了奇幻甜寵風,《長安不寂寞》則聚焦漢服文化,講述喜歡漢服的大二學生們為實現漢服文化傳承拼搏奮斗的故事……
▲ 《口紅先生》開機
即使是喜劇,即使是同一系列的延續,也要“玩”出花樣。《生活2》依然從生活中的細節出發,依然是“喪”“虐”的喜劇風格,但關注了全新話題,聚焦單身與情感問題,在角度的選擇上以“不成功”的戀愛為主。
新的講故事方法和時長也在被嘗試。目前豎屏劇單集時長多為五分鐘左右,這是經過多次市場調研的結果。
“在單手握持手機看一個內容時,三五分鐘是一個相對舒適的時長。超過五分鐘就很容易讓人產生想換手的感覺,其實那個時候也是注意力的一個臨界點”,李亞飛向記者解釋確定時長的原因。
因此,時間短、單元劇的形式會吸引用戶觀看,但卻不易留存觀眾。如何能像長劇集一樣講述一個故事,既有鋪墊、懸念,又有連續性,還能保持在較短的時長內,豎屏劇創作者們已經開始嘗試,只是完美的辦法還未出現。
李亞飛向記者透露,之后他們也會推出長內容,只是形式不再是單元劇。未來,超過五分鐘的豎屏“長”劇,或許也會是一種趨勢。
豎屏劇是一個新的形式,它與電影、電視劇、綜藝都有相通之處,歸根到底也是內容,創新、優質內容是助推的最大動力,但前期嘗試也同樣重要。不論是平臺還是制作公司,都仍在這一片方興未艾的土壤中探索,暫且不談風口與否,或許應該給豎屏劇量變到質變一些時間。本文首發:壹娛觀察(ID:yiyuguancha)

關注新營銷江湖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九点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