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崛起 第一百七十二章 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》第十一卷

作者:壞蛋是怎樣煉成的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huaidangengxin 發布日期:2019-10-27

郭棟帶著這三百人提心吊膽的進入市區。
此時天色已大黑,加上這兩天動蕩,街頭毆斗時有發生,路上的行人并不多。正往前走著,前方路旁的胡同里突然竄出十余條黑影,走在前面的郭棟嚇得一哆嗦,一邊急匆匆的拔刀,一邊大聲喝問道:“誰?是誰?”
“郭哥,別動手,是我們!”直到那十余條黑影已走到郭棟近前,后者顫抖厲害的手還沒有把刀拔出來,等他定睛看清楚來的這十來號人,心中長出口氣,原來是被打散的自家兄弟。
北洪門的分堂口被南洪門打得只剩下兩百多人,死傷畢竟是少數,大多都打散了,三五成群地躲藏在九江市內,這十來人便是其中的一波。他們隱藏于此本來是為了躲避南洪門追捕,見郊外突然來了一大群人,為首的是郭棟,眾人驚慌了一天可算見到親人,壓抑不住心中興奮,迫不及待地紛紛竄了出來。
聽他們講完,郭棟哀嘆一聲,問道:“其他的兄弟都藏到哪去了,你們知道嗎?”
那十余人紛紛搖頭,其中有人問道:“郭哥,你帶人回來要干什幺?”
郭棟苦笑,說道:“找南洪門算帳,為張大哥報仇!”
“啊!”眾人聽了這話,又是興奮又是激動,不過一看郭棟帶的這點人,人們又有些泄氣了,只這幺幾百人,能打得過來勢洶洶的南洪門?剛才說話那人眼睛一亮,急聲說道:“郭哥,咱們的人太少了,打不到堂口那邊,不過前面不遠有個場子,里面有南洪門五十來號人,咱們可以先拿這些人出出氣!”
讓郭棟直接沖到分堂口,去與南洪門的主力拼命,他也不敢,聽兄弟這幺一說,正合心意,這里位于市區的邊緣,敵人少,離郊區也近,就算敵人大隊人馬來支援,自己逃跑起來也方便。想著,他哈哈大笑,說道:“好!你按你說的做,我們殺過去!”
那青年說的場子在這一帶算是規模比較大的,正因為這樣,南洪門才在那里留了五十多人。現在,他們正與場子的老板談判,商議由南洪門接收場子后每月所上交的保護費數額,他們正商議著,以郭棟為首的三百多號北洪門的人到了。
郭棟膽子雖小,但頭腦十分靈活,沒帶人直接沖進去,而是將手下兄弟分長兩波,一前一后,堵住場子的前后門,然后又派出十來人進里面去挑釁。
這十多名漢子都是相對比較健壯的,膽子也大,一個個拎著片刀,大步流星直接沖近場子里。里面南洪門的人沒想到已經慘敗的北洪門還敢找上門來,他們剛進來,立刻有兩名南洪門人員迎上前來,問道:“喂!兄弟,你們是哪……”
兩人的問話沒等說完,十余名北洪門漢子齊刷刷將片刀舉了起來,呼啦一聲,一擁而上,將這兩名南洪門的人包圍,片刀齊落,只聽一陣片刀切骨的咔嚓聲,再看那兩人,身中數十刀,雙雙倒在血泊中。
“啊?”
場子內其他的南洪門人員無不大吃一驚,不知是誰最先喊了一嗓子:“敵人!是敵人殺來啦!”
頓時間,場子亂成了一片,五十多號南洪門幫眾反應過來,各操家伙,迎著北洪門這十來人就殺了上來。
見對方人數眾多,一個個如同兇神惡煞一般,十來名北洪門漢子相互看看,互相揚下頭,轉頭就往外跑。
己方的兩名兄弟被敵人砍得渾身是血,不知死活,南洪門眾人哪肯放他們離開,隨后便追,等他們追出場子,來到外面的大街,舉目一瞧,只見街道上都是人,草草打量,至少在二百開外,手中皆拿出片刀、鋼管、鐵條等利器。
哎呀,糟糕!南洪門這邊帶隊的小頭目暗道一聲不好,碰到對方的大股部隊了!
見下面兄弟說得果然沒錯,敵人確實只有五十多號,郭棟這下可來了精神,回手將衣襟扯開,從腰間拔出片刀,氣勢如宏,豪氣沖天,片刀向前一揮,大吼道:“兄弟們,為張堂主報仇,殺!”
嘩……隨著他一聲令下,二百多北洪門幫眾如同潮水一般,蜂擁而上,與南洪門打在了一處。
雙方人數相差太懸殊,即便南洪門這邊的戰斗力再強,畢竟雙拳難敵四手,時間不長,就有五、六人被砍翻在地,揮舞著滿是鮮血的雙手,大聲的嚎叫。
南洪門頭目見勢不好,立刻下達撤退的命令,南洪門剩下的四十多人掉頭就向場子里跑,可是還沒見來幾個人,只聽場子里呼啦一聲,涌出來上百號北洪門的人,將這先進來的幾個倒霉蛋打翻在地,從其身上踏過,將場子的大門堵得死死的。
這許多人,一人踩一腳就夠那幾位骨斷筋折的,他們根本沒弄明白怎幺回事,更沒想清楚這許多敵人是從哪冒出來的,就慘死于北洪門幫眾的腳下。
現在,可苦了外面的南洪門幫眾,街道上有二百多敵人,而場子內又有上百號敵人,逃不能逃,退不能退,打又打不過,直被逼得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,在北洪門的前后夾擊之下,抱頭鼠竄,哭爹含娘。
南洪門的頭目預感到大難臨頭,借著手下兄弟的掩護,他雙手顫抖著掏出手機,給南洪門在九江的負責人張晟打去電話。
電話剛一接通,他就聲失力竭地大吼道:“晟哥……晟哥!不好了,我們遇到北洪門的大隊人馬了……”
他大聲呼叫,別人沒放在心上,可混在人群中的郭棟卻嚇了一跳,急忙將手中的片刀向那頭目所在的方向一指,大喊道:“兄弟們,給我殺了他,殺了他,別讓他打電話求救!”
“殺……”現在北洪門占有壓倒性的優勢,下面的幫眾也氣焰高漲,聽郭棟這幺一說,嗷嗷怪叫著涌殺上去。
這場圍殲戰,郭棟可謂是嘗到了甜頭,他心里琢磨好了,自己就帶人在市區的周遍晃悠,碰到小股的敵人就消滅,碰到大股的就躲一躲,估計晃悠一圈,也能消滅不少敵人,即不危險,又能給東哥一個交代,不過對方要是把援兵引來,自己的計劃可就完蛋了,所以見到南洪門頭目打電話求救,像是踩到他尾巴似的,帶頭沖殺了過去。
等他們沖開南洪門眾人,來到那小頭目近前,后者的電話業已打完,揮舞著片刀反沖上來。
小頭目不找旁人,直向郭棟而來,人到,刀也到了,片刀掛著刺耳的破風聲,惡狠狠地向郭棟的腦袋劈來。
郭棟暗吸口涼氣,看對方五官扭曲的樣子,明顯是來和自己拼命的,他心中膽怯,連連后退,同時向手下兄弟招呼道:“殺了他!快!殺了他!”
他怕,可周圍北洪門的幫眾們不怕,迅速地將那小頭目圍在當中,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亂刀。
南洪門頭目雖然勇猛,可他渾身是鐵又能捻碎幾根釘,在無數北洪門幫眾的圍攻下,他渾身上下至少有數十條刀口,鮮血將衣服染紅,順著衣角直往下淌,最后,一名青年由他身后刺出致命的一刀,刀尖由其后心入,前心出,南洪門頭目慘叫一聲,身子搖晃幾下,撲通跪倒在地,絕氣身亡。
他一死,下面人敗得更快,時間不長,相繼倒在北洪門的刀口下。
等戰斗結束,看著滿地的尸體、傷者以及鮮血,郭棟抹抹額頭的虛汗,嘿嘿干笑兩聲,說道:“痛快!這仗打得真叫痛快……”
沒等他發表完感慨,一名北洪門小弟由街口跌跌撞撞的跑回來,到了郭棟的近前,音調都變了,尖聲叫道:“郭哥,不好了,南洪門的大隊人馬到了!”
“什幺?”
郭棟嚇得一哆嗦,手里的片刀差點掉地上。舉目一瞧,只見街口處空蕩蕩,敵人沒有看到,倒是聽到了陣陣的馬達轟鳴聲。
在心里驚叫一聲,郭棟雙臂齊搖,扯脖子大吼道:“撤!兄弟們,快撤啊!”說完話,他掉頭就跑。
北洪門許多人員還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,見老大跑了,他們糊里糊涂的也跟著跑。
這下好,三百來人在大街上算是跑開了。打仗的時候看不到郭棟的身影,逃跑的時候可是當仁不讓,他一馬當先,沖在最前面,甩開兩條小短腿,連竄帶蹦,倉皇如喪家之犬,剛才的威風勁早拋到九霄云外了。
可是兩條腿哪里能跑得過車轱轆,時間不長,只見街口方向車燈閃爍,飛快行駛過來二十輛大小不一的汽車。
轉瞬之間,車隊在出事的場子門口停下,只見滿地的傷者和尸體,橫七豎八,慘不忍睹。
一名三十出頭的壯漢從車里蹦出來,快步跑到一名傷者近前,抓住他的衣領子,大聲喝問道:“怎幺回事?這是怎幺回事?”
“敵……敵人……”那傷者顫巍巍地說了一聲,然后指指郭棟等人逃跑的方向,隨后側頭昏死過去。
“啊……”
那名壯漢順勢扭頭一瞧,隱約還能看到街尾有人影晃動,他氣得暴跳如雷,哇哇怪叫,縱身竄近車內,高聲咆哮道:“追!追上他們,一個不留!”

關注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九点期货配资